Vol.66、又一秋,我在年岁里老去,回望眼,你可还记得些什么?

耳朵的主人²º¹⁸   发布在:耳朵合集 / 2018-10-10 /  28次收听

6630560890838849251

起风了,过堂风唰唰的从落地飘窗刮过,些许寒意,我是有点喜欢这样的感觉的,但是因为家里有小朋友,习惯性的去关上了窗,并叮嘱小郡主记得穿衣。

 

年初忙碌到现在,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也只是偶然间想起耳朵的主人,上个礼拜微信列表增加了一个群:好友好久不见,列表的十一人都是回忆,也很巧,刚好是十一年,曾经一起弹吉他的小伙伴们为了前程各奔东西,而我是走得最远的那一个。带上吉他带上音响带上话筒带上手鼓带上十一年前的自己,一起相约在水库边的农家乐吃喝弹唱。那一夜,我是感动的,至少我还能记得当初我们是怎样血气方刚不可一世。虽然我们都拖着日渐臃肿的躯壳,我还感慨这不是我要的,是岁月强加给我们的。

 

2018年完成了儿女双全,小郡主(钟珺雅)和贝勒爷(钟景腾)两个小宝贝,一直感慨这些年唯一的成就就是拥有两宝,虽然我不否认小孩子已成我最大的束缚,可我愿意,就是愿意,没有为什么。关于小郡主为什么是小郡主,贝勒爷为什么说贝勒爷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从小我妈妈就骂我像个王爷(褒义的讽刺小孩子的词汇,形容小孩子到处造、天不怕,地不怕,到处惹事生非),那王爷的闺女和儿子自然是郡主和贝勒,为此我老妈对我意见很大。

 

我在想如果我要把过去将近一年发生的事想说的话都码成文字在这一辑,那我估计要写上三天三夜,然后时间上并不允许,因为我有很多事情要做,还因为…呃.我懒了!或者说,因为那些都是可以看淡慢慢变成不重要的事!

 

昨天听到有人说以前的我是一座堡垒,难以攻陷,而我以为其实只是我一直抗拒。

歌曲列表

发表评论

随机听歌 听众留言